1.20秒就可汲水12吨

“设计水陆两栖飞机,需要把飞机和船的特性结合起来,既要保证飞机的空气动力学特性、操控特性,还要保证飞机在水中高速滑行时的水动力特性,它就相当于一艘船一样。我们从飞机的总体、气动、水动布局上来讲,要协调好、综合好。”黄领才介绍。

10月20日,鲲龙AG600滑向水面准备起飞。当日9时05分,国产大型水陆两栖飞机鲲龙AG600在湖北荆门漳河机场成功实现水上首飞起降。新华社记者
程敏
摄新华社武汉10月20日电10月20日9时05分,国产大型水陆两栖飞机鲲龙AG600在湖北荆门漳河机场成功实现水上首飞起降。开车、滑行、入水;加速、机头昂起8时51分许,由机长赵生、副驾驶陈明、机械师魏鹏和监控观察员孙康宁组成的首飞机组,按预定科目驾驶着AG600划开湖面,直插云霄。约14分钟后,AG600像一只沙鸥平稳轻盈入水、贴着水面滑行,溅起阵阵水花。伴随着《歌唱祖国》的旋律,AG600通过水门回到人群面前。机长赵生报告顺利完成首次水上起降科研试飞任务,这是继2017年12月24日AG600成功实现陆上首飞后又一重要时刻。作为我国大飞机三兄弟之一的大型水陆两栖飞机AG600是继我国自主研制的大型运输机运20实现交付列装、C919大型客机实现首飞之后,在大飞机领域取得的又一重要突破,填补了我国在大型水陆两栖飞机的研制空白,为我国大飞机家族再添一名强有力的重量级选手。AG600选装4台国产涡桨6发动机,外部尺寸与波音737相当,最大起飞重量53.5吨,是我国为满足森林灭火和水上救援的迫切需要,首次研制的大型特种用途民用飞机,是国家应急救援体系建设急需的重大航空装备,对提升国产民机产品供给能力和水平、促进我国应急救援航空装备体系建设、助推海洋强国建设具有重大意义。它是一艘会飞的船。为满足既能在陆地上起降,又能在水面上起降的特性,AG600飞机机身下部设计成V型高抗浪船型机身,可在水源与火场之间多次往返投水灭火,一次最多可汲水12吨,可在距离树梢30米到50米高度进行投水。此外,AG600还具有航程远、续航时间长的特点。除在水面低空搜索外,还可在2米高海浪的复杂气象条件下实施水面救援行动,水上应急救援可以一次性救护50名遇险人员,AG600的问世为我国提供了开展中远海水上救援、远洋航行安全巡护的有效手段。10月20日,鲲龙AG600在水面低空飞行。当日9时05分,国产大型水陆两栖飞机鲲龙AG600在湖北荆门漳河机场成功实现水上首飞起降。新华社记者
程敏 摄

据黄领才介绍,“鲲龙”的飞行速度是救捞船舶的10倍以上,并且拥有高抗浪船体设计,除了在水面低空搜索外,它还可在2米高海浪的复杂气象条件下实施水面救援行动,水上应急救援可以一次性救护50名遇险人员。“‘鲲龙’AG600的问世,为我国提供了开展中远海上救援、远洋航行安全巡护的有效手段,对促进我国应急救援航空装备体系建设、助推海洋强国建设具有重大意义。”

此外,“鲲龙”AG600在满足森林灭火和水上救援要求的同时,通过系列化发展和改进改型,还可满足执行海洋环境监测与保护、资源探测、岛礁运输等任务需要以及提供海上航行安全保障和紧急支援等任务的需要。

数据表明,“鲲龙”AG600可在水源与火场之间多次往返投水灭火,只需要20秒就可汲水12吨,可在距离树梢30米到50米高度处进行投水。单次投水救火可对4000余平方米火场进行有效扑灭。此外,“鲲龙”还可以在不低于两米海浪的海况执行着水救援任务。

2.拥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

作为我国大飞机“三兄弟”之一的大型水陆两栖飞机“鲲龙”AG600的陆上、水上成功首飞,是继我国自主研制的大型运输机运20实现交付列装、C919大型客机实现首飞之后,在大飞机领域取得的又一个重大突破,填补了我国在大型水陆两栖飞机领域的研制空白,为我国大飞机家族再添一名“重量级选手”。

从航空搜索救援的历史发展看,水上飞机是最早用于海上救援的飞机,特别是在战争时期,担负着巡逻、搜索、运输、侦察等任务。此外,从1919年起,飞机便成为一些西方国家森林火灾巡护的主力。

据有关部门统计,如果我国发生森林大火,全国可调动的能用于航空灭火的航空器只有30多架。目前,我国森林航空消防与国际先进水平仍存在巨大差距。“正因如此,‘鲲龙’AG600飞机对提升国产民机产品供给能力和水平,促进我国应急救援航空装备体系建设的跨越式发展,具有重大意义。”黄领才强调。

据了解,目前我国应急救援和空中消防体系正在逐步完善中,相应的任务体系、指挥体系、运行体系、协同体系还未形成明确的机制,发展远海、深海搜索设备的研发,加快推进森林航空消防事业发展已经成为未来的方向。

从航空搜索救援的历史发展看,水上飞机是最早用于海上救援的飞机,特别是在战争时期,担负着巡逻、搜索、运输、侦察等任务。此外,从1919年起,飞机便成为一些西方国家森林火灾巡护的主力。

3.促进完善空中应急救援体系

同时,随着“一带一路”倡议的提出,人们的活动将越来越走向远海。“‘鲲龙’AG600飞机航程远、续航时间长、水面起降性能好的优势将我国的海洋救援能力从300公里提升到1500公里,为人们走向远海提供有效的安全保障手段。”黄领才说。

“船的航行速度有限,大概只有十几节,快的也只有二三十节。可是飞机如果要在水上飞起来,它的离水速度就要到100节左右,这么高的速度、波动的水面和浪对机体的冲击,对飞机在水上滑行过程的影响都非常大。”黄领才说。“鲲龙”AG600设计团队通过多方案权衡迭代与优化,气水动特性影响因素的建模与综合分析优化等关键技术攻关,圆满完成了“鲲龙”AG600飞机的气水动布局设计任务,达到了顶层设计要求。

在我国,从20世纪60年代“水轰五”的研制到现在“鲲龙”AG600的研制,中国自主掌握了大型水陆两栖飞机研制的核心技术。黄领才说:“‘鲲龙’AG600作为我国‘三个大飞机’之一,承载着国家和民族的使命,对增强我国综合国力,树立民族自信心和自豪感具有重要意义。随着技术的不断突破,我们也不断获得新的动力,更有信心往前走下去,希望能够为国家建立完善的应急救援和空中消防体系作出贡献。”

据有关部门统计,如果我国发生森林大火,全国可调动的能用于航空灭火的航空器只有30多架。目前,我国森林航空消防与国际先进水平仍存在巨大差距。“正因如此,‘鲲龙’AG600飞机对提升国产民机产品供给能力和水平,促进我国应急救援航空装备体系建设的跨越式发展,具有重大意义。”黄领才强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