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图片 2

两起车祸,“剧情”竟然一模一样

图片 3

  原标题:残忍团伙“断骨碰瓷”全国流窜作案35起,9名同伙被打断锁骨

谢飞良遭“交通事故碰瓷”,被要求拿2万多元私了。

央视网消息:江西九江德安县的民警近日抓获了一个碰瓷团伙。团伙其中两人为了碰瓷竟事先自残,将自己的手打断,然后实施诈骗。

李师傅在沙坪坝区青木关镇为农贸市场运送水果蔬菜,他自己有一辆三轮摩托车,每天早上三四点钟便出门拉货,工作非常辛苦,赚钱也不容易。几天前,李师傅遇到了一起莫名其妙的交通事故,还赔了钱,事后他越想越不对劲。

近年来发生的数起案件显示,有些“碰瓷”者已不惜通过自残来提高“成功率”。

  “碰瓷敲诈”我们常有耳闻,但是残忍到把自己同伙的锁骨打断去碰瓷,您却一定不多见。有个10多人的碰瓷团伙就是如此丧心病狂,从今年6月份以来,他们流窜全国各地疯狂作案,先后把9个同伙的锁骨打断了,不断制造假车祸来进行敲诈,一次几万元。好在现在让这个团伙感到倒霉的是,当他们流窜到邵阳时,落入了湖南新邵县公安局手里。

团伙诱骗未成年人 打断锁骨去“碰瓷”

前几天,江西德安县警方接到线索称,疑似有一碰瓷团伙在路上多次作案。随后民警调取了天网监控,看到了他们碰瓷诈骗的全过程。

图片 4嫌疑人指认现场。本报记者
甘侠义 摄

(本文首发于2019年5月23日《南方周末》)

  建筑工人遭遇碰瓷

从网吧等地诱骗,麻醉后打断锁骨;在多地伪造“交通事故”索赔;弄断9人锁骨;嫌疑人已被刑拘

德安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农村中队中队长陶昭群:嫌疑人针对农用车和三轮车这种没有买保险的车辆进行碰瓷。这辆骑自行车的就是嫌疑人,这辆小轿车就是嫌疑人的同伙,这个小轿车在前方没有行车的情况下突然变道,逼这辆三轮车把自行车撞倒。这个嫌疑人就是以这种碰瓷的方式进行诈骗。这个嫌疑人的手原来就是断的,被同伙自己弄断的。

两起车祸 “剧情”竟然相同

作为一个故意制造交通事故的“碰瓷”团伙成员,22岁的“枪手”熊英自愿被人敲断了锁骨。

图片 5

“车祸”受害者的创伤,其实是几天前的旧伤,而打人者,正是站在医院内“据理力争”的家属。近日,湖南新邵警方辗转多个省区,破获一起由“碰瓷”团伙主导的系列诈骗案。

民警通过监控视频锁定嫌疑车辆,将三名碰瓷诈骗嫌疑人抓捕,让人意外的是,他们其中两人手部明显骨折,却没有做任何包扎处理。经审讯得知,嫌疑人为了把碰瓷过程演得逼真,自己将手打断,以此来要挟受害人私了赔钱。

上个月18日凌晨5点过,李师傅像往常一样驾驶三轮摩托车往青木关行驶,路上发现前方有一辆小轿车开得很慢,便想从旁边超车,不料突然有一辆自行车从对面行驶过来。

那是2018年8月中旬的一个下午,熊英和另两个同伙被人用车从广东东莞拉到湖南永州,在当地一家宾馆住下后,两个男子进入了他的房间,其中一人手里提了一个包。

  40多岁的谢飞良在新邵一处建筑工地上打工,7月22号下午,他开着三轮车出门拉砖,正在行驶时,前面的白色小车突然停车,当谢飞良想要越线超车时,迎面过来一辆自行车和谢飞良的三轮车擦身而过,这时,有人呼喊他撞人了。谢飞良停下车一看,自行车上的两名男子都倒在了地上,座位后座的未成年男子李某呻吟喊痛。

警方事后查明,团伙成员分工明确,并有严格剧本,家属、路人、同伴各种角色各司其职。而用于索赔的“伤者”,则多是从网吧等地诱骗的未成年人,供其吃喝后强制入伙,再由团伙成员打断锁骨,伪造伤情“索赔”。

德安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农村中队中队长
陶昭群:嫌疑人是被同伙自己把手打骨折的,他不治疗不进行固定是因为他为了方便进行诈骗。

李师傅急打方向盘躲避,但自行车还是撞上了旁边的护栏,自行车后排座位上的人摔倒在地。这时,前方跑过来一名中年男子,喊着“撞人了”,将李师傅拦住。李师傅见此情况,急忙将对方送到医院检查。在进行X光检查后,伤者被医院诊断为锁骨骨折,李师傅一听就蒙了。因为自己负事故全责又赶时间,加上对方不停地催促,李师傅赔给他们1.5万元,才将事情解决。

“他要我躺下,然后用注射器在我的左肩处注射了麻药,我就睡着了,我一直睡到晚上十点多钟才醒,醒来后我身体一直没有什么知觉,第二天我感觉自己的左肩处很痛,知道左锁骨处骨折了。”他事后对办案人员回忆道。

图片 6

图片 7

目前,三名嫌疑人对自己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并已被警方刑事拘留。

当天下午,李师傅将事情经过讲给朋友们听。一位朋友说起几天前的另一起三轮车交通事故,事故情景竟然和李师傅的遭遇一模一样。两起交通事故怎么可能会一模一样?李师傅怀疑自己被“碰瓷”了,立即到青木关派出所报了案。

熊英至今不知道敲断自己锁骨的人是谁,也不知道该团伙“老大”的真实身份。锁骨被敲断后,他就去参与“碰瓷”了,从作案到被抓,他只分到了1000元。

  经过协商,谢飞良带着两人到新邵县人民医院进行检查,李某被确诊为锁骨骨折。

谢借钱时,引起弟弟警觉,随后弟弟报警。

原来是碰瓷团伙在“演戏”

作为一种诈骗术,“碰瓷”古已有之,但是近年来发生的数起案件显示,有些“碰瓷”者已不惜通过自残来提高“成功率”,所伤害的身体部位,也已从手、脚、头、胸等发展到锁骨——这个位置受伤不至于对行动和生活造成太大影响。

图片 8

交通事故实为“碰瓷”

办案民警联系上另一起交通事故的三轮车驾驶员王师傅,发现两起交通事故惊人的相似。李师傅和王师傅都是遇到前车行驶过慢,超车时撞到了载人的自行车,挡住他们的前车都是广东牌照的轿车,伤者也都是锁骨骨折。被“碰瓷”后,王师傅赔偿对方2.5万元。办案民警意识到,这很可能是一个长期作案的“碰瓷”诈骗团伙。

同时,骗局的设计也越发精巧,他们不仅可以骗过医生,甚至也可以骗过交警,扬言“报交警没问题”。即使被识破,被抓的也多是“小喽啰”,幕后操控者大都逍遥法外。

  想着尽快了结此事,谢飞良便答应了,但身上钱不够,只好电话向弟弟谢春祥借钱,弟弟谢春祥感觉事有蹊跷。

湖南新邵县居民谢飞良,一直以为自己真的“撞了人”。2017年7月22日下午3时,谢飞良驾驶三轮摩托车,行至207国道酿溪镇沙湾地段时,被一辆小车“别”到路边,于是选择超车。往前开了没多久,谢飞良就听到路旁有人喊:三轮车,撞人了。

民警还发现,这伙人非常狡猾,他们选择作案的地点都避开了监控摄像。

入伙

图片 9

谢飞良下车后发现,一辆自行车正倒在后方不远处,一名原本坐车后座的年轻男子倒在地上,呻吟不止。他还没来得及弄明白什么时候撞了人,以及撞了人为什么没有察觉时,年轻男子的同伴、路人齐刷刷围过来。七嘴八舌地议论中,众人达成了一致意见:谢飞良开车撞了人,应该把伤者带去医院检查。

通过李师傅和王师傅的描述,办案民警大致掌握了两名犯罪嫌疑人的体态相貌。随后,办案民警对青木关、陈家桥、大学城发道路进行了巡逻和蹲守,并于9月2日晚将其中4名犯罪嫌疑人抓获。

加入碰瓷团伙之前,熊英和同伙彭涛、苏世杰并不相识,他们是在东莞虎门镇一网吧上网时,由一个绰号叫“长毛”的介绍人招进去的。

  接警后,派出所民警赶到新邵县人民医院进行调查,接诊医生朱军经过仔细诊断后,发现李某口中从自行车上摔下来受伤的说法存疑。

看起来似乎是一起剐擦事故,在多个目击者的证明下,谢飞良确实相信了“超车时撞人,当时没注意到”这个场景设定,于是他把伤者带到新邵县人民医院。

这4名犯罪嫌疑人交代,他们用“碰瓷”的方法作案多起。其中嫌疑人陈某是广东人,曾有故意伤人的前科。他向警方交代,自己的诈骗手法是在广东学会的,然后几个人组团到外地作案。

“长毛”为“杨军”服务,后者是这个团伙的“老大”,其周围似乎有一个专事“碰瓷”的圈子。团伙“第二负责人”彭涛被抓后对警方说,他曾看见过杨军与他人视频通话,对方问:杨军,今天怎么样?开工了吗?搞了多少钱?

图片 10

检查下来,年轻男子有骨折症状,需住院治疗,医药费、住院费数万元。这时,几名亲属出现,告诉谢飞良可以“私了”,要价两万多元,只要一次性付清,亲属会将伤者抬回家治疗。

他们作案时,有规范的流程和套路,通常是一人驾驶小汽车寻找目标(拉货的三轮摩托车是主要目标),发现目标后,故意在目标车辆前方低速行驶,不让目标车辆超车,当行驶至作案地点时,突然减速,迫使目标车靠左道超车和自行车相撞。然后双方到医院检查,称伤者在交通事故中锁骨骨折,并坚持称赶时间不报警,要求对方赔钱私了。为避免露馅,伤者的锁骨已被提前故意折断,去医院检查也不会露馅。

彭涛认识“长毛”已经有几年。按他的说法,早在2017年,“长毛”就曾介绍他加入碰瓷团伙。

  警方经过询问,李某交代了自己的碰瓷诈骗事实,但是骑自行车的付某却拒不交代。

谢飞良觉得“很公道”,但因为身上钱不够,便给弟弟谢春祥打电话“救急”。听完谢飞良的叙述,谢春祥觉得不对劲,担心哥哥遭遇“碰瓷”,于是报了警。

警方希望更多受害人报案

听说“碰瓷”诈骗要先打断骨头,彭涛担心“我是不是也要被事先打断骨头啊?”在彭涛的供述中,“长毛”对他说,“是我介绍的就不需要打断你的骨头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